胃部疾病

Stomach trouble

肠道疾病

Intestinal diseases

食管疾病

Esophageal disease

内镜检查中心

Inspection Center

方舱医院:生命的“诺亚方舟”(图)亚洲杯外

2019-06-14 21:20|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医生,伤员过来了!”随着外面喊话声落,大批伤员被陆续扶进方舱医院门急诊方舱,重症伤员被担架抬了进来。医生沈宏:“伤员全腹压痛,不排除腹腔出血,立即送特诊检验方舱行腹部彩超和术前化验检查,通知手术方舱做好急诊手术准备。”医生谢鹏:“伤员右小腿夹板外固定,伴压痛及右下肢纵向叩击痛,考虑右小腿骨折,立即送X线方舱行右下肢X线检查。”医生刁云峰:“伤员颅脑外伤,处于昏迷状态。立即送CT方舱行头颅CT检查,做好相关术前准备。”门诊医护人员快速检伤分类。轻伤者立即包扎治疗,重伤者请求检查、手术。同时,各项检查结果被快速反馈到门急诊医生的电脑上,医生安排下一步救治,并与相关医护联系。医生沈宏与手术室联系:“腹部彩超提示脾破裂,腹腔大量积液,要马上手术。”医生谢鹏正在与留观救治单元医生通话:“X线提示右侧胫腓骨中段骨折,伤员为闭合性骨折,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无急诊手术指征,送留观救治方舱输液观察,警惕择期手术。”医生刁云峰:“CT显示伤员颅内出血严重,要立即手术。”手术方舱内两台手术已开始进行。突然,重度颅脑外伤手术遇到难题。“快,与指挥车联系,请求专家远程会诊!”手术主刀医生陈宝友果断做出指示,3秒钟后手术室的远程会诊系统屏幕上显示出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脑系中心主任张赛教授。“张副院长,我们正在为一名重度脑外伤伤员进行开颅手术,目前出现急性脑膨出,请您对下一步手术进行指导。”手术室里,陈宝友通过视频画面,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张赛迅速汇报着病情。通过远程信息传输系统,张赛教授快速、仔细查看伤员相关资料后,马上给出指导意见。手术继续进行,1小时后终于圆满成功。术后伤员被送至重症监护方舱。亚洲杯外围网站,该方舱立刻用心电监护仪为其监测生命体征,连接呼吸机,进行机械通气,同时针对患者全身炎症反应较重,给予颈静脉置管、床旁血液净化治疗,进一步观察病情。这不是一次真正的灾难现场救援,却是一次实战味十足的现场演示。这是对目前国内最先进方舱医院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方舱医院批量伤员救治、支援保障能力的全面检验。在一排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下,11个军用帐篷连成一片,两侧各连接3个巨大的舱体,两个车载舱体旁边停放。排列井然有序,远看犹如一架整装待发的“飞机”,“机身”是帐篷连接而成,“两翼”是与帐篷相连的6个医疗方舱,“机身”长度达100多米,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相当于两个篮球场大小。这就是方舱医院展开后的样子。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方舱医院由门急诊方舱、外科手术方舱、重症救援方舱、消毒灭菌/药房方舱、特诊/检验方舱、CT方舱、X线影像检查方舱、病房模块及保障方舱8个医疗方舱和卫勤指挥车、供氧供电车等12辆保障车组成。方舱医院集成了大量先进设备,配备人员100名,开设床位50张,救治能力相当于二级甲等医院水平。该方舱医院是以“力量编组模块化、技术设备精干化、信息传递数字化、保障要素集成化、平战结合一体化”的设计思路建设的一所数字化野战医疗救治系统,整体出队时可以形成密闭式流动医院,也可单舱开放或组合执行任务,极大提高了在野战条件下危重病、复合伤患者的现场快速救治能力。在卫勤指挥车,方舱医院配备了海事卫星系统、医院信息系统、3G网络等,可随时实现对后方医院的实时通信指挥及远程会诊。通过这些网络,方舱医院还具备了检验报告、放射影像、伤病员体征等数据实时传输功能,缩短了诊断时间,提高了救治效率。另外,方舱医院装备了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创新设计的信息化管理系统,在系统内可组建小型局域网,自动检索灾害等级、死亡人数、交通、气候的房屋结构等最新信息,并迅速制定电子预案,迅速生成人员配备、医疗及药品配备等信息。在筹建CT方舱时,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方舱医院组建任务的具体执行者也是研究者之一、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教部副主任樊毫军清晰地记得,当方舱医院总指挥、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侯世科提出要把CT搬到前线的设想时,很多人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有人说:“这是一个让人兴奋的设想,可实施起来太难了。CT这种设备很娇气,不说别的,就说保恒温、不能震动这两项世界难题我们就解决不了,否则费尽辛苦地把CT装上车,没到前线就成了绣花枕头。”尽管大家都不看好这一课题,侯世科还是坚持要把CT带上方舱医院。曾担任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队队长兼首席医疗官,亲自带队参加了印尼海啸、巴基斯坦地震、印尼日惹地震、海地地震、四川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等多批次国内外救援任务的侯世科,比任何人都知道在真正救援时缺少CT意味着什么。他语重心长地跟大家说:“要是你们到了真正的救援现场,你们就知道没有CT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你们想象一下,伤员病情是颅脑还是其他脏器损伤,在医院用惯CT检查的医生们,现场只能凭经验来判断,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由于很多危重伤病员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颅脑损伤、脊柱损伤、内脏损伤这些常见疾病的致死致残率非常高。你们再想想,救援人员费了多大功夫挖出来的有生命体征的人,家属还来不及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又要经历一次生离死别,这对他们来说有多残忍。”侯世科的话,让研究人员久久回味。此后,仅用了1年时间,侯世科便带领他的团队从CT设备选型、组成、环境适应到CT方舱车辆底盘的选择,从CT舱体的设计布局到设备的安装固定等环节科学论证,解决若干技术难题,攻克5项世界难题,采用运载火箭减震技术、抗辐射、抗干扰、保恒温等技术,终于研究出国内首台适合高寒、高热等各类复杂环境的CT方舱,达到每昼夜可进行不少于120次伤病员的常规CT检查和诊断,并首次提出了车载CT方舱的技术标准,大大提高了灾难发生时危重病、复合伤的救治能力。作为国内最新一代救援设备,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方舱医院还从多个方面进行了更有利于实战的改造:创新地采用医疗舱体与软体帐篷结合的形式,既节约了空间,又降低了成本;首次配备了具有万级层流净化功能的手术间,可同时开展2台全麻条件下的大型手术;首次在方舱医院中配备了独立保障单元,可全程自行保障6个月,既降低保障成本,又提升保障的可能性这些改造,大大增强了方舱医院的机动性,使重大灾害的救援翻开崭新的一页。这所方舱医院由3个相连的最新的网架式帐篷和8个充气式帐篷组成。充气式帐篷也是方舱医院的一大亮点,便于携带,易于展开。充气帐篷一共8个,一天冲气两次,由各舱小组负责,有的舱只有一个人,却要拽着80公斤的充气泵去充气。由于方舱医院是由软体帐篷和舱体两部分构成,软体帐篷搭好后,装卸车放下舱体的位置就固定了,卸车时远了不行、偏了不行、高了更不行,车上有几个栓门,哪个打开哪个扣上,一个错了也不行。医院框架搭起来了,接下来的工作更加繁琐:铺网、布电话线、给水给电、分配医疗设备到相应舱体、对照说明书安装医疗器械、布设军字一号系统、远程会诊系统等等。此外,安装完毕后,舱内如何布局、舱体顺序如何安排、门诊工作站技术改进(野战医院要去掉收费环节)、机器通电调试等大量工作还在等着大家进行。在实战经验丰富的樊毫军的带领指导下,出乎所有研发、生产厂家的意料,正常情况下需要20天才能安装调试完的工作,方舱医院救援队5天5夜就完成了。在完成25大项工作、解决80余项调试难题、查摆纠正15项技术保障后,方舱医院真正实现了正常运转。方舱医院作为武警部队历史上第一个设备完备、设计科学的医疗救援设备,演示的压力越来越大。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韩慧娟来到驻地慰问时听到这一情况,主动请缨留下来完善演示任务。每天盯在一线,与队员们模拟解说训练。演示驻地的条件比较艰苦,厕所男女共用,没有热水,无法洗澡,还经常停水停电。在这种条件下,韩慧娟要求与队员同吃同住,衣食住行决不搞特殊化。素知韩慧娟爱干净,连办公室的花草上都打扫得一尘不染,队员们曾劝她住招待所,可韩慧娟说,“在震后的汶川都待过的人,出汗不能洗澡算什么。”这句话让队员们既感动又受鼓舞。就这样,韩慧娟留了下来,一直到演示结束。虽然韩慧娟嘴上说不搞特殊化,然而,事实上,她“特殊化”的现象却非常严重。夜里2点多,累了一天,又赶上停水停电,队员们早早就“会周公”了,可韩慧娟屋里的蜡烛还亮着。《演示中出现的问题报告》还躺在她办公桌上,她怎能睡得着呢?对照问题她一个一个想办法,解决一个划掉一个。如:她发现解说员在舱体里给领导讲解完毕后,很难第一个出来再去讲解另一个舱体。于是,她把解说词分成若干个小段,由各自舱体负责人去解说。本以为很简单的做法,却出现了不少问题。舱体负责人都是医生,这些医生看病、手术都是专家,可充当起解说员来,合格者较少。于是,韩慧娟带领队员们在演示驻地大张旗鼓地开始了解说特训。特训分3个方面。一是组织对方舱医院相关结构、配备、参数等共同知识的培训和对各自舱体的专业培训;二是对各舱解说人员体态、气质、语气、眼神的培训;三是模拟问题,灵活应答的培训。在特训的15天里,韩慧娟白天从每一个细节入手,对逐个舱体、逐个环节、逐个动作进行指导,并亲自演示;对解说内容、解说动作、解说站位等进行详细规范。每个队员只需掌握自己的演说词,韩慧娟却要掌握所有人的;解说完自己的活队员就可以休息了,可韩慧娟要听完指导完所有人后才能休息片刻。巨大的工作量,使她腰痛的毛病又犯了,而且很严重,有时整晚都睡不好。可她仍天天坚守在一线,与队员们一遍一遍练习解说词,模拟各种可能的问题练习回答。进过特训,形成了一套标准化、精细化、规范化的演示流程,在正式演示时受到了充分认可。侯世科曾教导队员们,一支优秀的救援队伍除了具备先进的设备、精选优秀人才外,还要不断加强训练,在战时迅速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方案。救援队员时刻按照这一标准要求自己,在做好演示工作的同时,从没间断过训练。在演示驻地的训练基本分为两个层次,一是方舱医院展开撤收、各种线路布设、信息系统使用等基础科目训练,二是以每位队员自行训练掌握专项技能,如快速安装拆卸各自负责舱体的仪器,熟练操作各种设备以及各自学科领域的急救方法等。值得指出的是,这次特训虽然只是一次演示,可每一名队员都以实战标准要求自己,在掌握技能同时,自行模拟特定情况,制定操作方案。说起这个,不得不说个小插曲。急诊护士刘君正在模拟为患者输液,“扎”好针,贴上输液贴,OK了。输液这个动作,在这个“90后”小姑娘眼里太简单了。别看年龄小,护理经验丰富,技术水平不落人后,输液时100%一针见血。她很失望,曾以为成为救援队员就能干些更有成就感的事情。正当她蹲在“伤员”旁边无聊地玩手指时,亚洲杯外围网站樊毫军过来了:“刘君,输液很简单吧,我给你说个真实的事,给你加几个定语,你看还能不能干?”“那有什么难的,您说。”“晚上没灯,在行进的车上,路面颠簸,为休克后的非洲人输液,行吗?”小姑娘当时就呆住了。还有位医生被问到灾区常见病破伤风的治疗时,对答如流,可当樊副主任又加了定语后,也不知道如何应对了大家都知道破伤风需要安静的环境,需要避光治疗。可灾区到处都是哭喊声,而且到处房屋倒塌,连棵遮阳树都很难找到,如何避光?这两件事在队员中引起了轰动,也大大打击了这些“牛气”队员们的自信。大家开始给各自负责的工作“加定语”,而且互相提问,商量对答。手术室护士梁佳敏是这些女队员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救援队6个组之一的后勤保障组组长。来到驻地后,所有队员的生活用品全归这个组长负责采购。演习地点在农村,只有一辆公交车去往商业区,要半个小时到40分钟才一趟,出租车经常打不着。梁佳敏总是训练完,牺牲2个小时左右的晚饭时间迅速出去采购,鞋架、文件夹、蚊香、蜡烛、苍蝇拍每次出去都要买20多种物品,要跑十几个甚至20多个地方。这个以前被别人称为“购物狂”的人,现在想到要出门买东西感觉都想吐了。梁佳敏还是个非常顾家的人,8岁的儿子是她最放不下的牵挂。丈夫工作忙,儿子从小到大什么事她都一手包揽,也从未分离过。接到任务后,她毅然把孩子托付给父母,说:“虽然组织上说有困难可以不去,可要真有灾难发生了,我们能说起这点困难吗?我是一名救援队员,我必须时刻准备出发。”骨科护士崔会娟正满心欢喜地筹备婚礼,突然接到通知,要到方舱医院参加演示任务,归来的日期待定。在去往山西的火车上,小崔给准老公打了个电话:“婚期要推迟了,我要执行紧急任务。”准老公那头有点急:“能不去吗?我奶奶80多岁了,这几天病情又有些不稳,就等着我们回去呢。”“不行啊”含在眼眶的眼泪随着这句“不行”流了下来,再无他话。到达方舱医院后,小崔一刻不懈怠,充分展示出她吃苦耐劳、热心助人的本色干了起来儿科护士李娜这次的演示任务是为模拟头晕患者测血压。在方舱医院展开时,娇小的她工作起来一点也不含糊,连拽着80公斤重的充气泵去充气的活,她也抢着干。其实,李娜并不像她表现得那样快乐。她是陪在刚做完乳腺癌手术的母亲床旁时,突然接到了演示任务,通知第二天中午12:20集合出发。她的母亲术后第二天还要化疗,有些害怕,哀求女儿“能陪我输完液再走吗?”于是,李娜跟组织上提出了参加特训以来唯一一个要求:“明天能别给我安排什么事,让我休整一上午吗?”直到12时左右,母亲输完液睡熟,她才默默离开。医教部救援办公室助理武周玮是救援队的“大管家”,从组织训练到领导接待,从材料总结到工作汇报,从日常管理到协调保障,活干得最多。“大管家”有个笔记本,每天需要做什么他都要记下来,生怕忘了一项。随便翻开一页一看,大到队员训练纲目的制定,小到物品摆放,27项工作当天就要完成。平时,他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停地运转,却不见他喊累。其实,武周玮的身体非常不好,来之前还曾因急性冠脉综合征入院,到驻地前三天,高血压又犯了,还腹泻,三天没到食堂吃饭。跟他住上下铺的队员赵建业说,刚来第一天,武周玮就把他拉到门外说:“我上衣左边口袋随时揣有1瓶速效救心丸,你也帮我揣一瓶,要是觉察我有什么不对,随时拿出来给我服下。”检验科医生鲍布和,干起活来无人能比。固定帐篷方舱的石条很重,两个小伙子抬都费劲,他一个人搬起来就走。而且别人刚抬一块放下,他第三块都扛起来了。不光有力气,鲍布和还经常主动找活干。方舱医院配备了急救、清创、医疗等21个背囊,特训时有消耗,鲍布和主动定期清整背囊装备,见有消耗随时补充。方舱医院是个崭新的事物,有太多需要规范、需要完善的地方。鲍布和很爱“管闲事”,从方舱医院整体考虑,提出了很多有建设性的建议,还制定了《撤收、搬迁计划》。负责药站方舱的药师杨波,最近在训练间歇,时常会发呆。他1岁零3个月的孩子病了,爱人工作忙,白天唯一能照顾孩子的母亲身体也不好。他一边想着母亲,一边担心孩子,想回去又开不了口,高烧39℃依旧坚持工作。他说:“这里的人都来了一个多月了,谁家都有困难,好几个人家属都患有癌症,也有很多人有年幼的孩子。现在队员们找我拿药的越来越多,中暑、亚洲杯外围网站,感冒、过敏、口腔溃疡还有脚气,在这里基本人人都轮上了。但是,当组织上问大家有没有困难时,谁也没提。大家都知道,跟我们方舱医院敢打头阵、敢打硬仗、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精神相比,这些不算什么。”普外科医生沈宏,家就在山西,离驻地1个小时路程,父亲刚做完大手术,端午节放假他都没回家。爱人休假从天津来婆家,他也没回去探望。武警指挥车讲解员、信息科工程师温剑为了接各种设备,两个月内火车坐了2万多公里,三过家门都没时间照顾患癌症的父亲回忆起一起特训的日子,大家还忘不了赵建业磨得满手脱皮,还依旧帮助其他舱体队员接收设备的场面;忘不了沙德潜、刁云峰、钱伟分别离开怀孕3个月、没人照顾的爱人的义无反顾;还有家里有很大困难、承受非常大压力,还一直坚守在一线且任劳任怨的于宝国其实,在这群可爱的人背后,有一位被队员们称为最可爱的人,他就是侯世科。这位从废墟中走出的首席医疗官,比任何人都更能深切体会到这座方舱对于实战救援的意义。所以,从方舱医院整体设计到科研难题的攻克,从每个舱体的布局到人员编制方案的论证,从实战预案的建设到平时训练模式的设立,他无不亲自参与,同时作为课题负责人与大家一起研究。到演示的前几天,侯世科又到驻地检查方舱医院每一个角落,细致到与大家商讨帐篷设计上是不是缺少一根支撑棍。队员们经常开玩笑地说:“有时瞧着院长看方舱医院的样子,就像看到自己长大的孩子一样欣慰、骄傲。”跟随侯世科一同参加了印尼海啸、巴基斯坦地震、印尼日惹地震、海地地震、四川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等多批次国内外救援任务的樊毫军,最能理解侯世科的心情,因此,在方舱医院建设中付出再大心血他也无怨无悔。从2010年底,方舱医院第一次论证会到一个全国领先、集这种检查设备于一身的“二甲医院”的建成,历时1年半的时间,这个巨大的工程见证了樊毫军与科研单位、生产厂家等不下百次的协调。从方舱布局设计的论证到世界性技术难题的攻克,从方舱医院以“零件”的面目运到演示地点后的组装,再到舱体顺序和人员的安排等等,他无不亲历亲为。在他那刚上小学的孩子印象里,爸爸似乎成了“飞人”,傍晚吃饭时还在北京,临睡时已经到了天津,第二天一早又到了山西。一年多的时间,无论平时还是假期,他在家里的时间可以用小时来计算。虽然这次展示已圆满结束,但是每名救援队队员都深知,这只是一个起点,实战的路还很长。

我们不仅提供线下医疗服务,还提供网络问询服务

We provide not only offline medical service but also Internet inquiry.

延伸阅读